危机公关公司_危机公关处理_全网一次性处理_深圳公关公司

危机公关公司_危机公关处理_全网一次性处理_深圳公关公司

危机公关
当前位置:主页 > 危机公关 >

「公关策划案例」央视总编辑再炮轰余额宝等货

中央电视台股票的资讯电视频道总编钮文新近期再度发表文章炮轰货币基金,称货币基金是确实“躺着赚钱”。



这早已是他第二次炮轰货币基金了。



2014年,他发表文章批评余额宝“从银行把老百姓存款吸出来,制造银行该系统的生产力紧绷,压低存款汇率,然后再以协定定存方法把钱存给银行,并从中渔利。”



钮文新称,第五次全省金融管理工作大会证明了他2014年底极力赞成余额宝等货币基金的暴涨式膨胀是准确的。



余额宝等货币基金躺着银行头上“空转套利”就是类似于的通货金融挤压资产金融的步骤,而且它是始作俑者。





几年前去,一些不负责任的人肆意指责“银行躺着赚钱”,但对确实“躺着赚钱”的货币基金漠视。凭什么认为货币基金“躺着赚钱”?



第一,货币基金80%以上的资本是对金融机构的券商存款,而券商存款汇率相比之下高于被中央银行管控的储蓄存款汇率,所以货币基金可以用高利润诱惑社会公众,然后以券商存款方法空转套利,躺着银行头上赚钱。



第二,货币基金只要以严重不足20%的资金投入高生产力资本,管好生产力可能性,那它们基本上不承担风险。



第三,80%以上的资本是对银行的券商存款,具体是盗取银行信用为货币基金背书。



这还不是“躺着赚钱”?我们的难题是:当货币基金寄生在银行头上吸血之时,金融机构应该怎么办?



第一,面对更加高的存款(债务)生产成本,它们必需寻找能够覆盖这一生产成本的资本(利息),从而逼迫金融机构去冒极大的可能性。



第二,银行必需大幅度增加可能性控制的战斗能力和工作人员,从而更进一步压低利息生产成本,使得债务生产成本大大提高和信贷生产成本大大提高形成困境,进而导致单一经济发展投资生产成本大大提高,融资难、投资贵难题基本上无解。



第三,当金融机构难以承受债务限期短、价钱高所带来的高风险,同时找不到与之匹配的贷款资本之时,它们开寻求信托、股票等专为经营管理高风险业务政府机构的帮助,这只不过正是通道的业务、帐户理财产品等金融弊病出现的演算根基。



由此可见,在汇率管理工作国际标准“双轨制”,业务管控国际标准不统合的必要下,货币基金对银行业的搅局,决不只是货币基金多赚几个钱,银行少赚几个钱的难题,而是从金融总体上放大了国家所的金融风险,金融相当严重侵害单一经济发展的个人利益,并导致中央银行的汇率控制职权被货币基金部份抢夺的难题,更相当严重的是:这样的金融扭曲是通过蝇头小利绑架社会公众得以实现的。



正因如此,我认为,第五次全省金融管理工作大会应当被视为“金融二中全会”。它不仅确立了党对金融管理工作的意味著领导者威望,而且大力度纠正了我国金融“脱实向虚”的长年跑偏,逼迫金融回归为单一经济发展公共服务的根源,拒绝一切没适当的“空转套利、管控套利、关连套利”。



在此历史背景下,监管恰当抑制货币基金“空转套利”当属大势所趋。



今天我们再一看到了苗头:据《股票我国》名记者影音获知,有关方面正酝酿货币基金管理工作新规,限制或禁止货币基金对部份金融机构券商存单的融资。



同时,明确规定同一基金会管理工作人管理工作的全部货币基金倒戈同一银行的存款、券商存单与票据的总值,不能超过该行总资产的10%。



这件事,对于我国金融、我国经济发展毫无疑问涵义根本性,而对于我本人而言,难道涵义更加根本性,因为它证明了2014年底我极力赞成余额宝等货币基金的暴涨式膨胀是准确的,而且我国金融弊病落叶、脱实向虚的显然,我们以前结论的、余额宝等货币基金爆炸式膨胀的原因不仅存在,而且极为相当严重。



我再说一遍:



第一,为什么金融“脱实向虚”?如果我们把金融划分为资产金融、通货金融两个部份,那么金融“脱实向虚”指的就是:通货金融膨胀,挤压资产金融,而且通货金融对资产金融挤压越相当严重,金融“脱实向虚”越相当严重。



第二,余额宝等货币基金躺着银行头上“空转套利”就是类似于的通货金融挤压资产金融的步骤,而且它是始作俑者。



第三,什么叫金融归回单一经济发展?压缩通货金融,扩张资产金融,去除证券市场空转套利、管控套利和关连套利,并使得必要针对单一经济发展的――股份资产、物权资产为主导的证券市场在我国身体健康胚胎发育,这就是金融回归单一经济发展。



我们必需意识到:通货金融膨胀、经费融萎缩――金融“脱实向虚”是一切金融风暴的上游。纵观金融近代,金融风暴的爆发可以有有所不同的爆发点,比如负债政治危机、通货政治危机、股价政治危机等等,但这只是客体。



我认为,金融风暴的关键性、架构一定是“重新分配利润的通货金融过分膨胀,创造财富的资产金融过分萎缩,这必定导致资产金融所创造的利润愈来愈多,而重新分配利润的通货金融必需依赖更加高的滚轮去攫取收益,最后,当高杠杆之下也得不到足够的收益,通货金融开始逃逸,政治危机发生。



实质上,乃是股灾政治危机就是这样,当楼价上涨停止,所有依存于楼价上涨的通货金融滚轮全部无利可图,然后摩根士丹利等金融巨头首度逃逸,金融风暴发生。



非常简单吗?只不过金融就是这么非常简单。我十分赞同黄奇帆的那句话:把金融说得很简单的人都是撒谎。



2014年钮文新发表的《取缔余额宝》一文:



余额宝的出现显然给银行带来了极大的反弹。但是,当老百姓沾沾自喜于智能手机帐户中又多了几块钱收益的时候,我们到底想过,自己所在的中小企业投资生产成本准备面临大幅度上涨的可能性。这事跟你对不起吗?我想,最少你的薪酬良机早已被吞噬了,而你的管理工作良机难道也会更为纷乱。



我不是危言从听,更非号召谁退出余额宝,而只想告诉人们一个最重要的经济发展确实:余额宝哪里只是反弹银行?它所反弹的是我国全社会的投资生产成本,反弹的是整个我国的经济发展安全性。因为,当余额宝和其后端的货币基金将2%的利润放入自己兜里,而将4%到6%的利润分给数以千计的余额宝顾客的时候,整个我国单一经济发展、也就是最后的利息顾客将成为这一生产成本的最后花钱人。



所以我们强调,余额宝是趴在银行头上的“狼人”,类似于的“金融病原体”。它们未创造商业价值,而是通过压低全社会的经济发展生产成本并从中渔利。它们通过向香港市民输送一点点蝇头小利,为自己赢得了巨额利润,同时让全社会为之花钱。具体来说,我们假定余额宝4000亿元数量平均值利润6%,收益240亿元,余额宝和货币基金约要吞掉80亿元(4000亿元的2%),其它余额宝顾客分享160亿元。



我们都指责金融机构利润,但银行却是是通过经营管理贷款风险以后才获得的可能性利润;但余额宝呐?它们睡着觉就可以从240亿元的利润中分走80亿元,而且可能性比打劫还小,这怎么会不是利润?我看更像是“暴力行为”。



我当然赞成银行利润,但消除银行利润必需是还利给我国工商中小企业,而不是重新分配给“金融病原体”。韩国某种程度是高存款国家所,谁听说韩国允许余额宝的出现。我想,对任何一个资本主义体,对于任何一个还有些智力的监管者而言,都应当旗帜鲜明地抑制余额宝。因为它相当严重干扰了汇率消费市场,相当严重干扰银行生产力,相当严重压低工商中小企业投资生产成本,从而加剧金融和工商两者之间的困境,威胁我国的金融安全性和经济发展安全性。



今天,银行不得不加入“发宝”的行列,但它们一定心怀忌惮。因为,它们不像余额宝,余额宝只是病原体,而不是钱的经营者,所以它们喝起血来可以无所顾忌;但银行行吗?银行是钱的最后经营者,存款成本上升1个BP就意涵上亿元的收益伤亡。所以,它们玩得起吗?很多人痛恨银行,恨不得它们通通死去,但我告诉你:银行死了,余额宝也必死无疑;银行可能性增加,余额宝某种程度可能性极大;更最重要的是,银行死了,我国经济发展将崩溃。



我国监管政府基本上属于脑残,竟然对余额宝这样的类似于“金融病原体”无能为力,把余额宝纳入管控究竟是要保护它,还是真要管控它?它们美其名曰:怕干扰金融创新。我请问:我国金融创新有没有国际标准?应当鼓励怎样的创新?抑制和取缔怎样的创新?我认为,在中央银行脑部中显然就没有国际标准。那好,我告诉你,一切可以提高工商效能、降低中小企业生产成本的金融创新,才是我们应当鼓励的,才是符合机关关于“金融必需为单一经济发展公共服务”准则的。除此之外,一切金融自我循环,并暴力行为吞噬社会财富的利润行为都应当被列入取缔表格。



请问:按此准则,余额宝到底该被取缔?我认为,这样的金融行为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所的中央政府而言,都该是不被忽视的“恶魔金融”行为。那为什么我国在忽视?为什么全世界范围只有我国出现余额宝?



无疑,我的提倡就是取缔余额宝,还我国以长时间的金融社会秩序。



前夕对质疑的回应:我为什么呼吁国家所取缔余额宝



我挨骂了,什么话都有,很惨!可以理解,只不过从骂声中,我更多听到的是对银行的民愤。我也常常痛斥银行,但我的态度是工商,我认为,我国的金融业不仅和欧美金融业协会了嫌贫爱富,而且协会了如何压榨工商,但可能性控制,认同资产负债表、大比率分红的品德反而没有协会。记得,中国工商银行进入我国之时,内资银行担心它们会抢走利息顾客。但未曾想,人家来了不抢利息顾客,而抢的是“穷人银行业”。结果,国外银行也开始提高穷人公共服务水平,而小老百姓更加不入它们的法眼。



当今世界银行却有这样的特征:乃是“二八气质”。80%的存款是穷人创造的,80%的收益是大客户创造的。这样的个人利益布局,驱使银行必定嫌贫爱富,小老百姓能够获得的银行公共服务质次价高。如果说,“互联网金融”可以提供质低价低的银行公共服务、能够更佳地为我们这些草根公共服务,那我不仅认同,而且为之欢呼。那才会对现代银行构成公平的、有效地的市场竞争。



但今天的难题不是这样。乃是的“互联网金融”意味着停留在通货消费市场中,它们通过构建极高的利润预想和便利的网络通道,从银行把老百姓存款吸出来,制造银行该系统的生产力紧绷(缺货),压低存款汇率,然后再以协定定存方法把钱存给银行,并从中渔利。老百姓欢迎,因为自己获得了更多的存款利润;余额宝及货币基金后悔,因为它们时会获得了巨额筹资,并以更加大的序数获得赢利;银行哭了、渴了,是因为它们的收益被兼并了。



老百姓只看到了这些。这有什么很差?难题是,判断消费市场难题,我们不仅需要从参与整体各方个人利益的态度出发,同时还需要有一个更最重要的态度,那就是:国家所总体经济个人利益的态度。我之所以呼吁“取缔余额宝”,正是出于国家所总体经济个人利益的态度。有人会问,老百姓的个人利益不就是国家所个人利益吗?我可以尊重地说,有时却有对立。举一个淋漓尽致一点的个案。“金三角”周边地区的老百姓完全以种植鸦片烟为生,老百姓不管这些鸦片烟最后变成可卡因还是药物,他们只管种了赚点钱。但这样的“赚钱”中央政府要不想管,无序的种植要不想被取缔?取缔了会不会损害当地吏民的个人利益?



那么,站在国家所总体经济态度上,我们应当如何判断“余额宝营销”的对错?我们先来看这样一个范例。假定物资购销该系统是垄断经营管理的,今天有位巨头的设计了这样一套游戏系统:所有老百姓都可以参与,一斤可以参与,1万吨也可以。消费市场上2元一斤卖粮,而我保证以2.2元一斤收购。同时巨头承诺,其后赚的钱,我只留10%,而剩余的收益都将重新分配给参加者。还有一个很最重要的前提,这件事可以一夜间让所有台湾人知道,而且巨头有必要让老百姓身不动、膀不摇坐在家中交了钱就等着分红。



一旦上述的游戏开始后,会发生事情?物资该系统的物资一夜间就会被卖光,最少物资市场供应会发生相当严重紧缺对吗?当粮价不得不上涨到3元,巨头告诉物资购销该系统,我有物资,3元一斤卖给你。物资购销该系统为了维系物资供应,被迫接受城下之盟。于是,巨头每斤物资赚了8毛钱。巨头说,我每斤只留8分钱收益,其余都重新分配给参与的老百姓。



这时候有人开始为之唱赞歌。说这是“打破物资购销该系统的垄断”,是“推动粮价规模化”,是“让所有老百姓都有名额参与物资购销并借此受益”。



这样的说法对吗?这不是绑架香港市民个人利益、并打着进行改革的国旗干坏事吗?这不是粮食市场操纵吗?中央政府不该管吗?我想用不着我多说,大家自有公论。意外的是,这件事发生在证券市场,而不是粮食市场。恰恰因为证券市场运行离老百姓很远,所以大家看不清这种行为的原因。我想,如果这样的什么事不能得到中央政府的制止,导致汇率的上涨,最后像前文所提的物资一样,全社会为之花钱。我们总以为物价上涨就是物价上涨,不关连其他消费市场。但我可以尊重地告诉大家,物资上涨会引发化妆品、清洁剂、牛肉、水果等所有消费上涨。



一样的。利息汇率上涨,必定引发利息汇率上涨,利息汇率上涨推高中小企业价格,最后必定反映到所有价格上。不是这个明白吗?如果是经济学者否认这件事,或者看不懂这件什么事,那就是他显著缺乏最基本上的政治经济学常识。



再从总体经济涵义上讲,我国经济发展下行舆论压力早已十分大了,国际性经济发展的不平稳也准备反弹着我国经济发展安全性。就在我国经济发展可能性如此极大之时,汇率大涨,而且是中央银行[博客]无法控制下上涨,将给我国经济发展带来怎样的负面影响?一旦我国经济发展失速,大量企业破产,谁是仅次于的受害人?是“余额宝”的经营者,还是老百姓?



当然,今天“余额宝们”的损害还小,但这种“钱炒钱,汇率越炒越大”的困境发展趋势毕竟我们被迫水平关注的什么事。只不过,这其中谁最受益?还是有钱,他们几乎可以通过这样的方法变成食利者阶级,这到底在更进一步摧毁一个少数民族的工商信念?有人会说“你言重了”。可能我言重了,但量变到质变的步骤实实在在存在吧?有人会说,量变也不是从“余额宝”开始的呀?不俗,但余额宝让浮躁的少数民族自觉以运动速度深入到了社会上最上层,加速了量变对吗?



我的难题是:我们需要一个勤劳致富的少数民族?还是需要一个投机者盛行的少数民族?这是架构观念的难题,是金融要把我国经济发展引向何方的难题?今天,以余额宝的回报率是2%,还是0.63%来质疑我的看法,但如果深明大义,那2%还是0.63%这个难题最重要吗?网络本文位址:中央电视台总编再炮轰余额宝等货基:躺在银行头上“套利”www://http.iy999.网站/qiyepinpaiweihu/17223235619.htm

危机公关公司_危机公关处理_全网一次性处理_深圳公关公司版权所有. 如要转载本站内容,请标明出处:http://www.ccgjw88.cn 备案号:
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